媒體報道

新聞中心

楊威:向世界輸出中國標準——在“一帶一路”上恪盡職守的人

發布時間:2019-05-12 文章來源:亞太聚焦 閱讀次數:
  “林盡水源,便得一山。初極狹,才通人。復行數十步......”看見的,卻不是桃花源,是當地人心中的“生命之源”——阿塔納大型水廠項目工地。
  
  望著眼前這一百多根樁,阿塔納水廠項目現場執行經理楊威告訴記者“為了修建這個水廠,我們削平了兩座山頭。”

逢山開路,遇水架橋

 
  自古以來,交通不暢,物流不旺,經濟難上。
 
  2016年,初到斯里蘭卡的楊威看著阿塔納水廠的項目選址犯了難。因為以往修建大型水廠,選址都會選擇相對平坦開闊的地方。而斯里蘭卡是印度洋上的一個島國,國土面積僅為65,610平方公里,人口密度又較大,可謂是寸土寸金。
 
  由中國機械設備工程股份有限公司(CMEC)承建的阿塔納水廠,阿塔納水廠位于科倫坡以北約40公里西部省的山坳間,工程包括新建一個日處理5.4萬噸的凈水廠,一個日供水8.5萬噸的取水口。以及超過720公里的輸配水管網建設。這里群山環抱,密林遮掩。山坳兩側的山坡遠遠超過了水廠范圍內的標高,而項目北側的又是深深的洼地。就連通往項目駐地的唯一路徑,都只是一條窄窄的黃泥路,雨季的時候連行人都很難行走,更別說運送物料的大型貨車了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楊威腦子里浮現了八個字“逢山開路,遇水架橋”。
 
  “沒有路,我們就修路。地處低洼,我們就填平。山坡超高,我們就運走。施工空間小,我們就加強綜合利用率。沒有條件我們就創造條件,辦法總比困難多!”面對記者的攝像鏡頭,楊威目光堅定地向記者說到。
 
  很快,經過無數次現場勘測,和工程師商量探討后,身為阿塔納水廠項目現場執行經理的楊威帶領著他的團隊,上演了一出現代版“愚公移山”。
 
  整整一年,360多個日日夜夜,阿塔納水廠項目的工作人員鋪平了進入項目駐地的黃泥路,削平了兩座大山,再用大量毛石混凝土填平低洼。為了固坡護坡,還在水廠兩邊打了106根高17米直徑約1米的護樁。就連大年三十,項目現場依然可以看到堅守在工作一線工作者,楊威也是其中一員。
 
  地理位置的問題解決了,楊威又迎來了第二個難題。進入實質性的水廠結構建設后,項目的場平和基礎工作相對復雜,劃分區域較多,如何在有限的施工區域提高綜合利用率呢?
 
  “像平時一個塔吊就能覆蓋整片施工區域,但因為這里地理環境比較特殊,一個塔吊不能全覆蓋,我們只能增設另一個塔吊在項目對角。別看我們項目施工區域小,但一切又井然有序,這些都離不開我們中方工程技術人員的精心設計。”
 
  都說細節決定高度,態度決定成敗。作為中國工程師,他們在專業上更是精益求精。記者在現場看到一幅有趣的畫面,在本就不寬敞的施工區,竟然給一棵菩提樹穿上了“防護甲”。
 
  “因為斯里蘭卡是佛教國家,傳說佛祖釋迦牟尼就是在菩提樹下修成正果的,所以這里的人民無論是印度教還是佛教,都會將菩提樹視為‘神圣之樹’。考慮到這些宗教因素,我們特意圈了一塊地給這棵樹,將來它會和阿塔納水廠一起成為這里的地標。”

恐怖襲擊,堅守一線
  4月21日,一場突如其來的恐怖襲擊,徹底打亂了斯里蘭卡這個平靜的國家。從上午9時許到下午6時實施宵禁前,8場連環爆炸導致253人在事故中喪生,485人受傷。
 
  接到恐襲消息后,楊威第一時間通知全體員工注意安全,盡量在項目駐地不要外出,并立即跟上級領導溝通,加強項目駐地的安保力量。
 
  阿塔納水廠項目工程師高艷告訴記者:“爆炸后的第一時間,我們都收到了公司下發的安全通知,楊經理也在群里面提醒我們注意安全。看著那些貼心的話,我們當時也沒那么害怕了。”
 
  談及連環爆炸對項目建設的影響,楊威告訴記者,“不能因為眼前的困難,就放慢工程建設的腳步。當地的老百姓還等著我們給他們輸送清潔用水吶!”
 
  據官方公布數據顯示,目前斯里蘭卡全國有約4萬名腎病患者,每年有約1000多人死于腎病,2016年,斯里蘭卡新發腎病病例又增長3,372例。調查顯示,造成當地腎病蔓延的主要原因是不潔飲水問題。因此,2017年,斯里蘭卡政府在財政陷入極度困難的情況下,依然調撥一筆可觀的配套資金啟動阿塔納水廠項目建設。這個項目建成后覆蓋面積將達397平方公里,可解決當地42個村莊的60萬人清潔飲水問題,從根本上幫助斯里蘭卡人民擺脫慢性腎病困擾做出積極貢獻。
 
  “我剛到這里的時候,就受到這里水質問題的困擾。后來仔細觀察當地村民生活環境發現,雖然每家每戶都有一個水井,進行水循環徹底清潔基本要一年才有一次,平時只能靠添加味道很重的氯來對井水進行消毒除菌處理。更別提旱季那些變成棕色的井水了,根本不能喝。”
  
  看著附近民眾長期飲用沒有經過任何凈化處理的雨水、河水及地下水,水廠項目一線工作人員都感到一股責任感,一份使命感,一種緊迫感。正是這份使命感,楊威即使在受到登革熱病毒侵襲的時候,也依然堅持在工作崗位上。
 
  阿塔納水廠項目商務助理董浩威告訴記者:“楊經理是一個非常直爽的北方漢子,工作非常認真負責。那時他感染登革熱高燒不退,在當地醫院掛了一個多星期的吊水。好不容易退燒了,但因為登革熱引起腰肌發炎,只能臥床休息。他卻不顧醫生叮囑,回來的第一時間就投入到工作上來。”

 
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辽宁一定牛